鳳凰集運
要聞>>
民法典施行初體驗 新舊事均有新説法
發佈時間:2021-01-17 11:13 星期日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漫畫/高嶽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徐偉倫

□ 實習生 王文洋

2021年1月1日起,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正式施行,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是新時代我國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的重大成果。《法治日報》記者梳理了從新年的第一個工作日開始,北京市各級法院陸續宣判的一批不同民事情形下首例適用民法典的案件,以期通過法院判決,以案釋法,更具象地瞭解民法典。

男子跌落糞池溺亡

土地權屬明確責任

2018年3月,楊某之子李甲在等待其女友使用涉案廁所時,由於緊鄰廁所入口處的化糞池水泥蓋板斷裂,致使李甲跌落化糞池而溺亡。

事發後,楊某先後起訴了海淀區多家單位,但經法院調查,該廁所及化糞池並不屬於相關單位的管轄範圍。根據調查結果,楊某得知涉案廁所及化糞池在北京某公司的土地權屬範圍內,遂將該公司訴至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法院,索賠醫療費、喪葬費、死亡賠償金、精神撫慰金等各項損失。

石景山法院審理後認為,根據民法典規定,案涉廁所及化糞池作為構築物,其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因管理、維護缺陷而發生倒塌、塌陷致人損害的,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應承擔侵權責任。本案中,被告公司雖否認系涉案廁所及化糞池的建設者、管理人和使用人,但結合調查情況,足以充分證實涉案廁所及化糞池位於被告土地權屬界線範圍之內。由於被告未能提交足以反駁的證據,且未能證實涉案廁所及化糞池存在其他建設者、管理者或明確具體使用者,在此情況下應予認定被告對其土地上的涉案廁所及化糞池行使所有者或管理者之職責。

由於被告不能充分證實其已盡到對涉案廁所及化糞池修繕、維護等管理義務,故法院認定其對李甲溺亡存在過錯,且該過錯與李甲死亡之間存在因果關係,應當承擔與其過錯相應的賠償責任。同時,事故發生時,李甲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對自身安全盡到相應的注意義務,亦應對損害後果承擔部分責任。

據此,石景山法院根據民法典相關規定,一審判令被告賠償楊某各項損失124萬餘元。宣判後,當事人均未當庭表示上訴。

法官庭後表示,民法典中增加了建築物、構築物塌陷損害責任,為解決現實中因建築物、構建物塌陷所導致的侵權糾紛提供了明確的法律依據。本案中,在認定被告對於案涉廁所、化糞池具有所有者或管理者之職責的情況下,被告並未證明其已履行了相應管理義務,故應承擔賠償責任。

成年女兒被趕出門

主張居住權無基礎

王迪(化名)系王家和(化名)與李芳(化名)所育之女,王家和與李芳早年離婚,雙方協議王迪由王家和撫養,涉案房屋歸王家和所有。據瞭解,王家和曾承諾王迪可隨他共同生活在涉案房屋內。

此後,王家和與張楊(化名)再婚。2008年,涉案房屋產權進行了變更,增加了張楊為房屋共有權人,佔50%的份額。之後,張楊將王迪趕出家門,不讓她居住在涉案房屋內。為維護自身權益,王迪依據王家和與李芳簽訂的離婚協議及王家和單方書寫的承諾訴至法院,要求確認其對涉案房屋享有居住權。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對此案審理後認為,王家和與前妻李芳之間簽訂的離婚協議中約定王迪由王家和撫養,涉案房屋歸王家和所有,但王家和與李芳在協議中分割房屋時沒有為王迪設立相應權利。儘管王家和曾單方承諾王迪可在涉案房屋中居住,但該承諾應視作王家和作為王迪監護人應履行的監護義務,而非法律意義上的居住權。

據此,海淀法院認為,王迪目前已是成年人,其要求確認對涉案房屋享有居住權的訴求無權利基礎,其主張既不具有民法典施行前的相關法律依據,亦不符合民法典中關於居住權的規定,故法院不予支持,判決駁回了王迪的訴訟請求。

法官庭後表示,對居住權,我國民法典施行以前未有法律規定,今年開始施行的民法典對此進行了規定,明確設立居住權不僅需要居住權人與所有權人訂立書面合同,就當事人姓名、住宅位置、居住條件和要求、居住期限等事宜進行約定,而且還需要向登記機構申請辦理登記,居住權自登記時設立。此外,根據民法典相關規定,以遺囑方式設立居住權的,參照適用居住權章節的相關規定。

公司跑路業主解約

合同解除時間明確

2019年3月,邊先生與某裝飾設計公司簽訂了住宅裝飾裝修工程系列合同,並在合同簽訂當日交付了定金,後續支付了施工款。該裝飾設計公司本應在2019年7月初開工,但直至7月底也無人到場進行施工。邊先生多方找尋後,發現該公司已經“跑路”。

為維護自身權益,邊先生將該裝飾公司訴至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要求解除其與該裝飾公司之間的合同關係,並要求該公司返還定金及已付價款。由於該裝飾公司處於停業且無人經營狀態,法院依法進行了公告送達。

庭審中,在法官釋明解除權性質及行使方式後,邊先生認為因7月底後未有施工發生,故其與裝飾設計公司之間的合同關係已於2019年7月底解除。隨後,法官詢問邊先生是否在起訴前向對方發出解除合同的通知,邊先生表示當時沒有明確説明,之後就找不到裝飾公司的工作人員了。

西城法院對此案審理後認為,依據民法典相關規定,如當事人一方未通知對方,直接以提起訴訟的方式主張解除合同,人民法院確認該主張的,合同自起訴狀副本送達對方時解除。本案中,判定雙方簽訂的系列合同解除時間為起訴書副本公告屆滿之日。因雙方爭議發生在民法典實施前,因此法院依照我國合同法及擔保法的相關規定,對該裝飾公司因違約導致合同解除所應承擔的法律責任作出相應認定,判決該裝飾公司退還邊先生定金及已付價款。

對於合同解除的時間應該如何認定的問題,法官庭後表示,原合同法規定“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但在司法實踐中,因缺乏統一規定,法院對於當事人起訴前未發出解除通知而主張要求判決解除合同的時間認定有起訴日、送達日、判決生效日等多種情形。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五條第二款針對此種情況作出明確規定,彌補了法律空白,統一了法律的適用,對持續性合同的及時解除終止,可以使合同雙方從原有的合同約束中走出來,更好地實現經濟資源的優化配置。

婚後得知丈夫患病

法院判決撤銷婚姻

張梅(化名)與林遠(化名)於2020年登記結婚,婚後僅一月有餘,林遠向妻子張梅坦白,稱其在婚前便患有梅毒。張梅得知此事後,陪同林遠進行治療,但至今未能治癒,且醫生表示該疾病可能對生育後代存在一定影響。張梅考慮再三,認為該疾病屬於不適宜結婚的重大疾病,遂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撤銷二人婚姻關係。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審理後認為,締結婚姻關係應建立在雙方彼此相互瞭解信任的基礎上。本案中,被告承認其早於辦理結婚登記前患有梅毒,但未向原告履行婚前告知義務,且梅毒系我國傳染病防治法中規定的乙類傳染病,屬於醫學上認為影響結婚和生育的傳染病,對於原告作出結婚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實完整具有重大影響。

基於此,朝陽法院依據民法典“可撤銷婚姻”條款,一審判決撤銷張梅與林遠的婚姻關係。

法官庭後表示,儘管民法典刪除了我國婚姻法第10條的規定,患有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不再是婚姻無效的事由,但考慮到一方當事人婚前已患有重大疾病的情況對於另一方當事人是否願意結婚有重大影響,因此民法典增加了規定夫妻雙方負有重大疾病婚前告知義務,一方未如實告知的,另一方有權請求撤銷婚姻。這樣的修改是為了最大程度保障公民婚姻自主權。類似本案這種情況,張梅可以自主選擇撤銷或者不撤銷婚姻關係,也就是説,如果張梅願意接受林遠的缺陷,則可以選擇不撤銷婚姻關係,那麼二人的婚姻關係就還是有效婚姻。

法規集市

民法典相關規定

第三百六十七條 設立居住權,當事人應當採用書面形式訂立居住權合同。居住權合同一般包括下列條款:(一)當事人的姓名或者名稱和住所;(二)住宅的位置;(三)居住的條件和要求;(四)居住權期限;(五)解決爭議的方法。

第三百六十八條 居住權無償設立,但是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設立居住權的,應當向登記機構申請居住權登記。居住權自登記時設立。

第五百六十五條第二款 當事人一方未通知對方,直接以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的方式依法主張解除合同,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該主張的,合同自起訴狀副本或者仲裁申請書副本送達對方時解除。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條第二款 因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或者第三人的原因,建築物、構築物或者其他設施倒塌、塌陷造成他人損害的,由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或者第三人承擔侵權責任。

第一千零五十三條 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應當在結婚登記前如實告知另一方;不如實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撤銷婚姻。

請求撤銷婚姻的,應當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一年內提出。

老胡點評

隨着2021年1月1日起民法典的正式施行,我國人民法院的民事審判活動將進入一個嶄新時期,過去許多沒有規定或者規定不夠明確的民事審判活動,將會更加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從本期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到,在新的一年裏,人民法院正在積極主動適用民法典的相關規定審理裁判民事案件,許多新的權利糾紛案件判決不斷出現。其中居住權糾紛、重大疾病婚前告知義務、合同自起訴狀副本送達對方時解除等民事案件的審理和裁判,在司法實踐中具有開創性意義。

同樣,民法典的頒佈和施行也與人民羣眾的日常生活密切相關,是人民羣眾依法辦事、平安和諧的重要遵循。因此,一方面,有關部門應當採取多種形式廣泛深入開展民法典普及宣傳活動,使民法典的相關規定為人民羣眾所知曉、所掌握。另一方面,人們應當學會運用民法典的規定看待民事糾紛、處理民事事項、解決民事矛盾,從源頭上消除社會矛盾糾紛的產生。

胡勇

責任編輯:喬小倩
8408867